欢迎访问山西左权网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左权 > 文化动态 >

朗诵家乔榛把爱的声音送到太行山上

来源:晋中晚报 编辑:记者 路丽华 通讯员 郭鹏 时间:2016-08-22
导读:     乔榛一行与盲艺人合影留念 通讯员 郭鹏    “在所有的生命中间,我是一个弱者,谁也无法计算出我受过的磨难和委屈。但从不想因此而赢得怜悯,虽然,在漫长的夜里,我的四肢挂满了泪滴,但生命的繁衍,却不因

 

 
 
乔榛一行与盲艺人合影留念 通讯员 郭鹏

 

“在所有的生命中间,我是一个弱者,谁也无法计算出我受过的磨难和委屈。但从不想因此而赢得怜悯,虽然,在漫长的夜里,我的四肢挂满了泪滴,但生命的繁衍,却不因为季节的变化而终止……”8月14日,上海电影译制厂著名配音演员、朗诵家乔榛在左权盲人宣传队驻地朗诵起了许德明的诗作《小草的心》,左权盲艺人们才第一次面对面地感受到了真正“中国好声音”的魔力。

乔榛想到太行山看看,一者,他曾在大型晚会上朗诵过《左权将军家书》:1942年5月22日左权将军于太行山上写给远在延安的妻子刘志兰的信。这是已知的左权将军留下的最后的文字。信还没有到刘志兰手里,左权将军率领总部转移,于5月25日牺牲在太行山十字岭。左权将军牺牲的这一年,乔榛在上海出生了。所以,他上太行山第一站,就是到左权烈士园拜谒左权将军。

乔榛想上太行山看看,还因为他想亲眼看看“活着的阿炳——左权盲人宣传队”。乔榛自己疾病缠身,虽“残疾”而以朗诵传播爱不间断。他知道了左权盲艺人行走在黑暗中却日日“向天而歌”温暖太行山,他就想与盲艺人们见面交流交流。

“生命的天平是公正的,从诞生到死亡,谁都属于这个规律。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还有什么值得叹息?如果心的世界里只有自己,那么活着就等于死去。为此,我宽恕所有的一切,一切对我的不公,一切对我的蹂躏。”在盲宣队驻地,乔榛深情地朗诵道。他1965年进上影,1975年进上海电影译制厂做演员、导演。在《魂断蓝桥》、《叶塞尼娅》、《美人计》、《生死恋》、《红衣主教》、《寅次郎的故事》、《安娜·卡列尼娜》、《追捕》、《苔丝》、《真实的谎言》、《斯巴达克斯》、《哈利·波特》等两百多部译制片中贡献声音并为中国观众所喜爱。他的声音为世人熟悉,他配制的作品成为永恒的经典。然而,他的人生并不平坦,四次患癌,七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可是,他始终笑对人生。他说:“不是我的,我从不奢望;属于我的,我绝不放弃。与世无争并不是埋没自己,谁都有生存的权力!虽然,我活得并不鲜艳,但活着,就要有自己的颜色,我不爱打扮自己,我却打扮了大地!”

左权盲人宣传队为远道而来的知音演唱了《逃难》、《八路军日本鬼不一样》、《红都炮台》、《左权将军》、《土地还家》等革命民歌和《谁说桃花红,谁说杏花白》等励志山歌。左权盲人宣传队队长刘红权将记录盲艺人生存与演艺足迹的《向天而歌》、《向天而歌又十年》两本书赠送给乔榛老师。乔榛和太太唐国妹及山西公共频道的朋友们在左权迎宾馆宴请了左权盲人宣传队的10位盲艺人。席间,唐国妹给盲艺人们一一盛菜盛饭,两类“残疾人”边吃边聊,非常愉快,乔榛不禁又为盲艺人们朗诵起了《蚕》。

上海、太行,一个高雅诗文,一个草根吟唱,都因为残疾和疾病,都没有放弃生命而是去传播艺术,传播爱。于是,他们的相聚更给人力量。两个多小时的交流虽然短暂,但乔榛给刘红权留了电话,约定再有机会一起演出。乔榛离开太行山到太原参加活动去了,但是大师的声音依旧温暖着盲艺人:“每一颗心,都有自己的太阳,每一颗太阳,都有照耀的领域。只要我还活着,只要我纤瘦的双臂还能在晨风中举起,我就有绿色的歌唱,在向阳的山坡,在清冽的渠边,开放出我的生命!”(记者 路丽华)

责任编辑:记者 路丽华 通讯员 郭鹏
Copyright © 2002-2017 SXZQW. 山西左权网 版权所有
晋ICP备08001828号 投稿邮箱:zuoquanwang@163.co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