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搜索:
当前位置:山西左权网 >> 生态旅游 >> 漳河流韵 >> 浏览文章
左权南乡行记—麻田镇赏莲
时间: 2017年11月06日 来源:红色左权 作者: 张玉德 浏览:

     

    点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太行山深处,左权县南乡麻田镇,暑夏酷热。定居左权县城我到那里,最怕遇上炎夏。这次到麻田赏莲,正是夏秋交割之际。尽管错过了麻田莲花节,但也躲过麻田“炉火效应”,当地气温突地回落,小风也悠哉乐哉地前来光顾,便有了初秋的况味。天气也特别晴,送给同车的一行采风人心情也好,那是心空的晴。
         我们是乘大巴去的麻田。从左权县城出发后,绕行了境内东乡,不过是怕南乡国道堵车。麻田,地理独特,它不只是太行山上“小江南”,还是晋疆“东出口”,据说每天光运煤大挂车,至少超过一万辆从麻田入冀,加之,麻田有八路军总部旧址,八方来人参观,加大了车流量,便时或形成堵车,来测试路人耐心。这次同车去麻田采风,不少是外地文友,绕道走的一个缺憾,便让他们无法看到南乡“百里画廊”全貌。七十年前腊冬,诗人陈毅“麻田度良宵”,写出百余行长律《过太行山书怀》,诵赞麻田“画廊”天地之大美。在麻田,当地最打动他的自然美,是那些承载着神话传说的象形山之玄奥,它让你从不同角度看它,忽而是人,转盼如动物,再瞅像别的实物,似真似幻,形神毕现;还有这里,清漳河畔田园,在陈毅笔下,“无与江南异”。我多次去麻田,春看花木綷麦绿绒绒;夏观清渠街荫走女唱浣衣;秋看黄栌漫山火红似霞。麻田是诗画水乡,这些年随着村里楼高了,集镇繁华了,“小江南”气息正在淡出。却没想时移眼前,太行山的风掀过这幅画,又呈现另一幅画;清漳河的水吟诵过这首诗,又推出别样诗。这两年,水乡麻田镇发展“一镇一品”,西安等十四个村引入数千亩莲菜种植,既富了莲农,也美化了莲村,镇上还入选中国最美休闲乡村。于是忽忽间,把我们眼球吸去了。
         大巴驶入苏亭村,遇修大桥转入偏道,车速骤减,有当地文友指指点点,对外地文友作介绍,说这里就是“苏亭伏击战遗址”。当年军民联合作战,以我一死一伤,换取日军百余名死伤,成为中外著名战例……人们听着,而后无主题漫谈,不觉岔入苇则沟县道,而后转入南乡国道……过桐峪镇桐滩村,这村是全镇中心地,也是一二九师师部驻地。我们就是从这里南行数里,而后进入麻田镇境内,但见沿途两列:武军山、龟兔山、神女峰……峰峰作象形状一一闪过。“太像了!……”外地文友惊赞,但车行人随,尚不遑仔细端详,便来到清漳河畔西安村,这里是麻田莲菜基地观赏园,一周前,麻田莲花节在这里落下帷幕。
         大巴停下来,我们下车走近观赏园莲塘,就是走近莲花世界。我站立的地方,两面高山夹一谷滩,谷滩平平旷旷,从东到西,全部是开挖的莲池。看,微风过处,一眼望去,一碧万顷,莲池那么多的,那么多的,多的像小花戏群舞者在手执彩扇翩跹起舞间,突然做了定格的瞬息,一个面天后仰望日的动作,全身都贴着水面伸展开来,那么曼妙,一个挨一个,一片连一片,是大静而小颤——大静是相对整体不动的莲池画面,小颤是微风中花扇,扇面就是一些碧碧的莲叶,而扇裙就是那些微动莲叶衬出的鲜嫩莲花,动与静,相辅相映。虽说这里的莲铺天有些过誉,但言盖地倒是名下有实。这时你若不挪动步子,想要从并列的莲池这头看到那头真办不到。天上是没有一丝云朵儿的晴蓝,气候也不复是炉火的燥热,而是交给温室的宜人了。这当儿,只有那细细柔柔的秋风吹来,微微摇动莲池,于是开得正热闹的莲花便像碧波仙子点头,送与人们微笑,一个一个,竟是一波一波淡淡的莲香了。莲花是多色的,只是大多是红中带粉红,粉红衬洁白,一朵一朵,大大小小,高高低低,密密集集,亭亭举举,是真正的映日荷花啊,红也红得夭夭灼灼有层次,有味道。再瞅墨绿直茎擎起的莲叶,也是如此抖擞精神,肥肥硕硕,滋滋润润,圆圆田田,直也直的层层叠叠通心窍,正筋骨。都说莲花是美的,而且是天地大美。有多少文人墨客用诗文称颂。莲也是有大爱的,她在清漳畔落户,就成了清漳默诵的莲经。真不知道,这本经天下有多少人能读懂呢。
         莲池四围静静的,那是上部突起嶂壁的青峰;池边赏莲人也是静静的,一面照相。我也不过如此了。只是在静心赏莲一念间,就想起一位学人说过的话,既然你吃了人家送你的那个鸡蛋觉得有味道,又何必非要去见见那个下蛋的母鸡呢。但是从鸡蛋说到麻田的莲,我倒是先尝藕而后赏莲的。想来是年初。我那时先尝到了朋友送的麻田藕,这以后,我还冲泡了麻田莲叶茶和莲芯茶。感觉里,第一次冲泡本地的莲叶茶,看上去切成条状的莲叶茶,灰灰的像干了的艾叶蒿色。初泡水色淡黄,再泡叶下沉,这时就闻到一股清香了,啜入口,有点喝铁观音的口感。我体格瘦,看到包装上说莲叶茶适宜于脾虚,倒喜欢上它了。至于喝莲芯茶,那黄绿二分外形,颇像个细腰纤秀含羞少女,围着裙裾,你只要一往水里泡她,她不漂浮,会很快下沉,而泡出的水色是黄中带绿。至于芯茶水口感,那是微苦,说来大凡天下苦的,都性寒,都包含泻火清热的成份,看来这茶宜夏日饮。莲子我是喜欢生吃的,抽去莲芯的莲子,两面有孔,使人想到出家人的捻珠,投入口里咬食,硬。食莲子能养心安神,看来这莲珠多少与佛门有缘,她是有爱之蕴意的。
         赏莲就要观形察色。一位当地诗人说,如果你去麻田赏莲呢,能分辩出五种莲就不错了。麻田有几种莲,我不知道,那会儿,我只是凭花色,凭直觉,判别麻田莲的种类。这里的莲刚刚御掉夏妆,换上初秋的第一件时装,但心仍在做夏天的梦,陶醉在贪长里,享受着日华。我那时看到了,红的和粉红的莲花开得正盛,婀娜顾盼,最惹人眼呢。看文友们从大巴上一下车,无不是先朝着她们去的。那两种莲花,有的打着花骨朵儿的,有的花瓣已落,只有花柱高高的擎举着倒锥形的莲蓬,通绿色的,被蓬内荚果拱出几十个眼儿,像蜂窝。红莲花看上去是十六瓣儿的,红艳的花瓣里,层层暗黄的花蕊裹着嫩黄的莲蓬,十分好看。粉红的莲花,看上去复瓣要多得多,花瓣色浅浅的,深黄的花蕊拥着淡绿浅黄的莲蓬,显得不素不艳两相宜。在另一个花池里,我也专门留心看白莲花。她开得鲜少,花骨朵儿也不大,黄色的花蕊里面是莲蓬,莲蓬外是一圈绿,内盘浅黄,给人花色层次分明的感觉。只是白莲莲叶格外地硕大,叶脉显亮,用掌拃着量过,从这端波浪似的叶缘到那端波缘,有三掌长,近半米。有感于她的叶硕大,我蹲下身子,款款将头埋在两片叶盖下,结果有清凉凉的感觉。再看,绿盖下水面上,散落着一层轻飏绿色浮物,像瓣瓣榆钱,那是从莲体上掉落的。在莲园东北一角隅,我还看到了浮水莲,我估摸就是那种睡莲吧。睡莲叶子和花儿,都很小巧细瘦,有的是白花,有的开红花,但红花是红中带紫的,莫非她们见了人有些羞赧,于是才只将头刚探出水面?
         我管不了这么多,出于偏爱,我徜徉于白莲池边,好久好久。的确,我喜爱白莲花高雅素洁,可我更喜爱莲的藕根是百节疏通,遁入不见天人的地下,为积蓄美丽藏而不露。“任他桃李竟欢姿,自滤池浊守玉质。待到藕根出淖水,奉民素菜不连丝。”无丝亦即无私。那会儿我竟从心里又默诵起我的拙律,又是好久好久了,直到离开观赏园要上车,我只觉没看够,数步几回头。
    我们来到上麻田村。村子是八路军总部旧址驻地。跳下大巴,人这时站立在村前清漳河畔四望,湛蓝天空下,四围群峰壁立奇幻,是那样一列一列的突出,最像列队站着的一个一个武士,都挺起胸膛,赳赳的,站成几排,从天地间走过,步履稳键,扎实,厚重,无不充满阳刚气。麻田在左权是梅花拳之乡,当地人大多会三拳两脚,诠释着有其山必有其人。数十年前,陈毅回延安辗转太行,在麻田一呆就是四十多天,火样诗情全然化作他笔底波澜,他惊赞麻田的山是“险峻称第一”,他称颂麻田的人是“抗战精华又此间”。然而,此间有悲歌,热血化音符。时年,麻田十字岭上,名将左权率部从日军包抄中突围,遂与数千战友以身殉国,凝成朱德诗句“留得清漳吐血花”。我于是想,在这里,映日莲花为何别样红?那是无数英雄碧血染,化作太行山之巅朵朵“血莲花”!血莲花不言,诠释着天人合一万古名:左权是人名,有血有肉有温情;左权是县名,有山有水有穹空……
         近午,大家观瞻过“总部”旧址,又进入新建“总部”纪念馆。看过馆内电子模拟实战——苏亭伏击战,而后是面对馆内抗战图片和实物,听女讲解员给讲解。因时间关系,她只大谈外来精英建树,却不言当地草根流血。这样呢,急坏了当地一文友,作为性情中人,他几次打断讲解员话来作补充。事实是,在当地,多年来一集一集抗战史籍推出,落笔指向重在精英,多时草根平民缺席。这就像今人赞扬地面上莲花,最易忽略了地面下的藕。但藕无言,与名无争,居下而守节,蓄势膨胀,全为那亭亭莲花在地面展示仙姿?想到这里,我似乎感到有某种寓意,便是天人合一,在这里氤氲,弥散。
         颇有意思的是,在我们离开上麻田时,在纪念馆西北一隅,大家眼前突然一亮,原来这里同样种有大片莲菜,莲花也开了,一朵朵像云阙中仙子出浴,鲜鲜嫩嫩的。随着大巴行进,人这时坐车上赏莲,就有一种飘飘忽忽如坐莲花的感觉。无疑,她是一道淡妆素彩,在天地间释放着清香;而同时呢,她又似一盘稀声光碟,晴阳下播放出无言的大音。


    作者简介
    张玉德,笔名宇宙,曾在四十余家报刊发表各类文学作品多篇(首)。代表作主要有:长篇散文《紫金山登高》、中篇报告文学《中国集报第一商》、短篇小说《残梦》、长律《走左权》等。各类作品十余次在省内外有奖征文中获奖。文化散文集《走进左权·文化艺术》于2015年由新世界出版社出版。现供职于左权县政协文史委。

    (左权县文联供稿)

左权网 http://www.sxzqw.com 山西左权县事业单位登记管理局 版权所有 2009 网站法律顾问:侯军律师
地址:山西省左权县北大街23号 电话:0354-8630301
Email:zuoquanwang@163.com 晋ICP备08001828号 晋ICP备06001323号